王珮瑜:做最传统的艺术和最时尚的演绎者

王珮瑜:做最传统的艺术和最时尚的演绎者

2019年10月08日 22:48:12
来源:广西师大新民说

王珮瑜确实红透了,连西西弗这种主打读书的书店, 也请她参与活动上台演讲。 想当初,《奇葩大会》请她时,她便问: 还有谁? 答复有李银河、李开复、徐小平,她欣然答应。 这次参 与西西弗“明天和选择谁先到来”讲座,估计王珮瑜也得问: 还有谁? 我知道还有胡洪侠。 胡洪侠也在问同样的问题,当知道一同的有王珮瑜,便欣然前往。 他的车里,每天播放的是王珮瑜在喜马拉雅的节目《京剧其实很好玩》。 上下班堵车的那两个小时里,《失空斩》《捉放曹》《大 登殿》《文昭关》《二进宫》《乌盆记》《击鼓骂曹》 等剧目循环播放,这位余派老生的念白和唱腔,着实能 让人在车流滚滚的拥堵中,心生几分大气磅礴的安闲和 从容。 听唱腔,还以为是七老八十的老先生。

眼前,一米五几的个头,八九十斤的体重,小脸大眼,短发三七分, 衣领上竖,一派素净帅气的姑娘,想不到稳扎稳打的真嗓音竟是从她单薄的身体里唱出的,好一位素褶子老生。 坐下,站起,出场,上台,说话,或签名,王珮瑜 都端着一股儿劲,头微微上仰,嘴角上扬,下颚微翘, 眼镜片后边的眼睛睁得滚圆。 她属于伶牙俐齿的一类, 应对敏捷从容,波澜不惊,滴水不漏。 从古戏里走出来的,能没有历史感么? 不过,在京剧行当里尚算年轻的王珮瑜并不服古,她信时势造英雄,明白时机、平台和选择三者的重要性。 当嗅到困境——人们一提到国粹,一提到京剧,一提到现代戏曲文化,就觉得与无趣、低收入、老龄化相关, 她立刻出击,率先从剧场走下人间,给自己新定位“做 最古老的传统艺术的最时尚的演绎者”。

“京剧很美, 曾经是街头巷尾传唱的‘流行歌曲’,要让更多的人爱 上她。 ”她知道当这些骨子老戏有了新链接后,更多的 人会为传统艺术买单,就像早前胡洪侠已经乖乖地为《京剧其实很好玩》付费。 这是一种破釜沉舟的自救,也是 一种发扬光大的趋势。 在她,这种玩法当然不是第一次。 在京剧界,王珮瑜算是一个异数,也是一位幸运儿。

她背后有太多的问号,至今没有答案。 她禀性聪慧,儿时听着余叔岩先生的唱片咿呀学唱,度过晨昏。 十四岁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专攻老生行当,在全国少儿京剧大 赛中频频获奖; 十五岁时获得了京剧大师梅葆玖的赞许和肯定; 十六岁以一折《文昭关》技惊四座,被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惊叹为“当年的孟小冬”。 现在说起,她还得意自己走学院派路子,没有拜入师门,“个个皆为师”,得以博采众长——从王思及到朱秉谦、关松安、孙岳、李甫春、王世续、曲永春、童 强等,学习了《失空斩》《捉放曹》《大登殿》《文昭关》 等余派戏,也学演了《武家坡》《打渔杀家》《战太平》 《清官册》《四郎探母》《南阳关》《夜奔》《杨门女将》 等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剧目。 二十岁,毕业后的她进入上海京剧院成为一团副团长。

二〇一〇年六月,为纪念梅兰芳京剧团重建十五周 年举办的梅派经典剧目系列演出中,她受邀和梅葆玖等 共同主演《四郎探母》,再续“女生男旦”的梨园传奇。 在电影《梅兰芳》中,梅葆玖和王珮瑜分别为黎明扮演 的梅兰芳和章子怡扮演的孟小冬配唱《游龙戏凤》选段, 在银幕上再现“梅孟之好”。

一路坦途,顺风顺水。 在别人的羡慕眼光中,王珮瑜忽然上演了关于自己“出走”“回归”的“曲目”。 她想学旧时的戏班制: 名角不须养团,只要养他的行头, 低成本运作,票款由主角、后台、剧组三家分成,人数最多十来个。 甚至希望实现剧团股份制,固定人员只有化妆师、鼓师、琴师和主要配角,每人月工资有一两千 块即可糊口,余下的收入全部按卖座分成。 于是,走出体制,牵头成立工作室,放下身段,进高校,下农村,给企业唱堂会,最终理想的乌托邦以失败告终。 她回到 上海京剧院,重新从普通演员做起。

“现在呢? ”我不免好奇。 “还在体制内。 ”王珮瑜坦坦荡荡。 “可你已经是‘网红’了。 ” “对哦。 ”王珮瑜说。 《奇葩说》曾经邀请她以辩 手的身份参与节目,但她是一个最没有竞争意识的人,怕一旦辩论,立马站到对方的立场去,便婉拒了。 直到第四季的《奇葩大会》,导演邀请她分享京剧知识,她心动了。 节目播出后,第一天就涨了好几千个粉丝。 可能尝到了甜头,为参与央视节目《朗读者》做准 备时,王珮瑜就想着怎么把京剧与古诗词有效地相联结, 可几次尝试都不理想。

直到录播前十几分钟,她灵机一 动: 何不用京剧韵白朗读宋词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? 这下,天地间全“亮了”。 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经京剧韵白一朗读,浪淘尽 之风起云涌的历史沧桑席卷而来,我们一众听得如痴如 醉,王珮瑜却检讨有两处瑕疵: 一是动作太多,表明心 里发虚,不够淡定; 二是倒字时,“千古风流人物”中 的“人”念成了北京音,而余派老生的发音应是第三声, 往下走,“早生华发”中的“华发”念成了“花发”, 也是一错。 “京剧的字正腔圆不是普通话标准的字正腔圆, 而是来自古音和方言,方言的基础就是湖广音和中州韵。 在京剧的歌唱里面,念白和演唱就直接跟朗读相关。 朗读不仅仅有思想的体现,也有语言之美。 ” 这个节目又给王珮瑜涨了特别多的粉丝。 她由此想到中国有很多好的古诗、古词都可以和戏曲的韵白相结 合,以《朗读者》为一个契机,做一系列这种类型的策划。

甜头一个接着一个,因接了地气,这些年王珮瑜参 加了各种综艺节目。 比如北京卫视推出的大型明星跨界音乐真人秀节目《跨界歌王》,有一期她和杨宗纬一起 演唱《凉凉》,惊艳全场,有一期她还尝试了将传统鼓点与西洋架子鼓结合,连姚晨都看得目瞪口呆。 还有东 方娱乐原创出品的全国首档大型戏曲文化类节目《喝彩 中华》,王佩瑜与“九零后”歌手霍尊、著名演员徐帆、 东方卫视主持人程雷一起担任“观察人”,为来自世界 各地的中国传统戏曲爱好者的节目进行点评……“很多 人知道我喜欢唱歌,今天唱歌跟一百年前唱戏一样。 我 从去年年底开始计划,为每一次我自己新创作或新演出 的传统京剧或新编京剧做一首主题歌。 从《春水误》到《千 山行》,都是为我的京剧舞台演出做的流行音乐的推广。 ” 她的心得和体会很简单,就是用流行的、通俗的方式讲 述京剧之美。 涨了粉,有了扎实的群众基础,“网红”王珮瑜当 然懂得乘胜前进,她创立了自己的品牌“瑜音社”,社 里的铁粉有了自己的“瑜老板”,如此,星星之火,“瑜脉相传”。 然后她进军各种音频录播节目,如喜马拉雅 的《京剧其实很好玩》,从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推 出之时,至二〇一七年十月,节目达到一百期。 每每夜深人静,王珮瑜拿着手机猫在卧室桌前录音,讲心得说 体会,再哼唱几句。 对于一出两百年的老戏《洪羊洞》, 她起了一个叫《抑郁症引发器质性病变》的现代无比的标题,这种貌似不靠谱的混搭,却让点击率狂飚,目前节目总播放量达一百零七万,这意味着,白花花的银子 就这么哗啦啦地流了进来。

“瑜老板”赶紧辩解,钱当然不是全进了她的腰包。 钱事儿小,阵地才事儿大。 王珮瑜为自己开拓了两 个经典阵地——京剧清音会和“乱弹·三月”京昆演音 会。 在西西弗的活动现场,每个座位上都有一份节目单, 写着“‘【清·弹】雅集’2017王珮瑜京剧巡回展”。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,她携团队和艺术家们,行走于 成都、上海、石家庄、深圳四座城市,为当地观众带去 一场“老生常谈”京剧清音会和一场“乱弹·三月”京 昆演音会。

所谓的清音会,她解释,是借鉴于清末民初的“清 音桌”,与大剧场戏曲演出的区别是: 清唱、不扮戏、 不着戏服、依现场情况定制戏码。 王珮瑜京剧清音会 说白了就是“清谈+演唱”的小型沙龙式演唱会。 从 二〇一六年开始,她在其中加入了“弹幕”互动,大伙 可以通过手机即时表达和反馈自己的感受,也就是除了 现场鼓掌、喝彩、叫好之外,还多了一个工具,“大家拿起手机做文字和互联网式的叫好,这就是弹幕”。 她称其为“叫好”文化的延展。 “乱弹·三月”京昆演音会则在板鼓、京胡、二胡、 三弦、阮、月琴、小锣、大锣、铙钹等传统乐器中,加入古典吉他,进一步丰富弹拨乐的整体呈现,并从视觉和听觉上打破原有的民乐设置,起到“融合乐”的作用。

对于这种创新改良,业内人士质疑声起。 “如果要 问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经历过一些困难,我觉得困难 一定是有的。 ”王珮瑜对此轻描淡写。 所有剧目中她最讨厌的是《四郎探母》,这个人物吃软饭,又爱哭,“哪有那么多委屈,不是个爷们儿”。 她的性格中分明有纯爷们儿的强烈色彩,一人担当,风轻云淡。 那天活动,每一位老师上台演讲时,其他老师端坐 台下倾听。 都是各领域的翘楚,谦逊是一种通行的品德。 唯王珮瑜在助理的护送下来去匆匆,串场走穴似的完成 了她自己十八分钟的上台演讲。 遗憾之余,霍然想起,她是艺林中人,又是“网红” 加“腕儿”,行规里不便随意“抛头露脸”的。 噢,那天中午能与之一起吃饭,看来,瑜老板还是给了面子的。

本书摘选自《书人陆离》